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微博平臺

 首頁 >> 馬克思主義 >> 頭條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開拓和深化
2019年11月11日 11:26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聶錦芳 字號

內容摘要:伴隨著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實踐的推進,我國的馬克思主義專業研究也取得了長足進展,其中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開拓和深化是標志性的成就之一。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伴隨著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實踐的推進,我國的馬克思主義專業研究也取得了長足進展,其中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開拓和深化是標志性的成就之一。在世界馬克思主義研究園地,盡管蘇聯和東德學者使用過“19世紀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德國的馬克思-列寧主義哲學史”等概念,但是,是中國學者明確地開辟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這一學科方向。黃枬森、莊福齡等老一輩學者篳路藍縷,主持編寫的八卷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奠定了這一領域的研究基礎;而新一代學者在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推出的一系列重要成果也展示了這一領域研究所取得的新進展。

  熟悉經典原著和思想發展史是掌握、理解基本原理的前提

  學習、研讀經典文本和思想發展史是深入理解、掌握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前提條件和重要途徑。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深刻闡明的:“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蘊含和集中體現著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本源和基礎。”如果說,馬克思主義哲學是我們黨的“看家本領”,那么更進一步則可以認為,經典著作是掌握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看家本領”。

  然而,正確處理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史”“論”“著”三者之間的關系卻并非易事。長期以來,相當多的人,包括為數不少的理論工作者,接受馬克思主義的主要方式是學習原理教科書。在特殊的歷史環境和條件下這當然是一條“便捷途徑”,而且取得了相當明顯的效果。但是,如果要更加深入地理解馬克思主義原理的復雜內涵和深廣意蘊,僅靠原理教科書卻是不夠的。原理教科書抽象的概括和表述方式由于省略了對很多思想觀點演變過程和曲折論證環節的梳理與分析,很容易將基本原理概念化、條塊化乃至一定程度的簡單化。而如果回到經典著作,回到歷史序列之中,情形就會大大改觀。

  對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的理解和闡釋必須要以熟悉經典原著和弄通思想發展史為前提。正因為如此,1964年在毛澤東、周恩來同志直接關懷下,中國人民大學成立了馬列主義發展史研究所、北京大學成立了外國哲學研究所。這些專業機構的建立對于經典原著和思想發展史的研究起了推動作用,也為突破原理研究的瓶頸提供了新思路。20世紀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在黃枬森教授領導下,北京大學哲學系資料編譯室的研究人員展開了對包括列寧《哲學筆記》在內的經典原著的研究。從手稿編排、內容解讀到體系勾勒,把對經典作家復雜思想的詮釋奠基于文本研究基礎之上,先后凝結為《〈哲學筆記〉注釋》《〈哲學筆記〉與辯證法》等論著,為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書寫奠定了基礎。

  “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科的開拓和奠基

  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鼓舞下,1979年10月“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會”成立(1988年更名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會”)。1981年教育部組織編寫的高等學校哲學專業教材《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稿》問世,這是我國第一部公開出版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材。1984年三卷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學資料選編》出版,在此基礎上,黃枬森等主編了三卷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于1987年出版。這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哲學史”這一學科的開辟,在世界馬克思主義專業研究中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1983年,作為我國“六五計劃”哲學社會科學國家科研重點項目之一,八卷本《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編寫工作正式起步,1986年又將其列入“七五計劃”。在黃枬森、莊福齡、林利教授領導下,由全國57位從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教學和研究的學者參與,通過多年努力,于1996年共同完成了這一宏大工程,成為這一學科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奠基性成果。這套規模達410萬字的叢書,遵循歷史發展的線索,通過對時代背景的梳理與經典著作的分析,分別梳理了經典馬克思主義哲學思想的形成、馬克思主義哲學在蘇聯和中國的傳播與演進,以及當代國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情況和嬗變過程,從總體上勾勒出馬克思主義哲學萌芽、產生與發展的過程,并且結合當代社會和哲學研究的前沿問題,探討蘊含在馬克思主義哲學歷史原像背后的現實價值,以加深讀者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特征、精神的總體理解和把握。編寫者根據當時馬克思主義著述的編譯狀況和文獻條件,力圖對重要的哲學著作及其觀點都作出具體的分析和評價,反對形而上學的非歷史主義觀點和相對主義觀點。

  二十一世紀以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三個生長點

  實踐發展無止境,馬克思主義研究也不會停下腳步。21世紀以來,在八卷本的基礎上,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不斷開拓和深化,特別是在開掘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哲學基礎、解讀馬克思主義經典文本文獻及其思想和追蹤國外馬克思主義動態等方面取得了長足進展。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發展使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的發展呈現出無限活力和勃勃生機。在改革開放實踐中形成的重要理論成果——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特別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把馬克思主義不斷推進到新的高度,體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理論發展既一脈相承又與時俱進的特征。伴隨著每一個重要理論成果的形成和發展,我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及時而自覺地對這些成果的基本觀點、理論體系和哲學基礎,及其對馬克思主義發展的哲學貢獻都作出概括和提煉。由中央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組織編寫的教材《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在吸收黨的理論成果、充實具體內容方面就是一個成功的范例。

  21世紀以來,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的成果突出體現在經典馬克思主義文本的研究中。隨著國際上最權威的《馬克思恩格斯全集》“歷史考證版”大量新資料的刊發,中文版《馬克思恩格斯文集》十卷本、《馬克思恩格斯選集》新四卷本、《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版、《列寧選集》和《列寧全集》新版本陸續出版,完整地再現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發展的曲折過程和各個階段性細節,提供了客觀、完整而深入地重新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的條件,也把更加深入的文本解讀、思想闡述任務擺在研究者的面前。在這種情況下,文本解讀逐漸成為國內馬克思主義哲學研究總體格局中的一個重要領域和研究路向。經過近年來學者們的努力,涌現出一批成果,在國內外學界引起很大的反響。

  除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和經典馬克思主義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之外,近年來國外馬克思主義的研究也引人注目。不僅傳統的由盧卡奇等人所開創直至法蘭克福學派批判理論在內的“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研究得到深化,學者們還對過去研究較為薄弱的第二國際的馬克思主義、東歐“新馬克思主義”以及力圖以現代西方哲學派別與馬克思主義“嫁接”起來的各種思潮給予了關注,更密切跟蹤“后現代主義”等思潮的動態,以探討馬克思主義在當代的多重境遇和表現形態。

  精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是對研究者知識、素養、能力的極大挑戰;融文本與思想、歷史與現實、理論與實踐于一體展開思考,是進行這項研究的內在要求。可以預見,隨著社會主義現代化事業的推進和經濟全球化的深度拓展,我國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研究必將在以往奠定的基礎上取得更大的進步,更好地譜寫出馬克思主義研究的當代篇章。

 

  (作者系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北京大學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聶錦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賈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