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微博平臺

 首頁 >> 社會學
論農民收入斷裂帶
2019年11月08日 09:28 來源:《學術研究》(廣州)2019年第1期 作者:賀雪峰 字號
關鍵詞:農戶收入/進城務工/精準扶貧/農村低保/基層治理

內容摘要:

關鍵詞:日本无码高清视频農戶收入/進城務工/精準扶貧/農村低保/基層治理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已經形成全國統一勞動力市場的條件下,農民家庭收入的多少主要決定于家庭勞動力的多少,而家庭勞動力的多少又與農民家庭周期有關。一般情況下,有勞動力的農戶家庭收入都相差不多,主要是收入量上的差異。缺少家庭勞動力的農戶家庭因為無法從全國勞動力市場上獲取收入,其家庭收入顯著低于一般農戶。在一般農戶家庭收入與缺少勞動力農村家庭收入之間,存在一個廣泛的農民收入斷裂帶。農村最低生活保障線與農村貧困線均處在農民收入斷裂帶之內。也就是說,農村最低生活保障線與農村貧困線存在重疊,這個重疊具有重要的政策含義。

  關 鍵 詞:農戶收入/進城務工/精準扶貧/農村低保/基層治理

  作者簡介:賀雪峰,武漢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湖北 武漢 430073

  一、導論

  在存在著普遍自給自足農業和非正規經濟的情況下,精準統計農戶收入是很困難的。而在某種意義上,對農戶收入狀況的掌握又與國家實施若干政策的效果有直接密切關系,尤其是農村低保與精準扶貧,既是惠民工程,是全民奔小康的基礎工程,又是任何一個現代社會的基礎政策。問題是,作為一項國家基礎能力的農戶收入統計在當前仍然有很多無法克服的困難。也正因此,在評定農村貧困戶和低保戶時就不僅要劃出貧困線和低保線的收入標準,并計算農戶收入是否在貧困線與低保線以下,還要有定性的評定,如識別貧困戶的所謂六步法:“一進二看三算四比五議六定”,①以及脫貧必須要“三不愁、兩保障”,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要經過“社區瞄準”,其前提又是地方性的共識性判斷。村莊熟人社會是產生地方性共識判斷最重要的基礎。

  因為很難精準統計農戶收入,僅僅靠統計收入就很難依據貧困線與低保線劃定貧困戶與低保戶。從理論上講,“社區瞄準”又很可能因為受到人際關系等影響而出現瞄準偏離。這樣就會造成一個兩難:一方面是農戶收入很難精確統計,從而無法通過相對客觀的收入標準來精準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另一方面,“社區瞄準”又容易受到社區人際關系的影響,尤其是受到村干部人為因素的影響,由此造成識別的不精準。從這個意義上講,精準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在農村低保與扶貧實踐中,相對來講,最近幾年借助大數據比對手段較好地實現了低保戶的精準識別,而農村貧困戶識別則仍然存在著嚴重的不精準問題。在大數據比對技術普及之前,農村低保識別也十分不準確,甚至出現了“開豪車吃低保”的情況。大數據比對極大地提高了農村低保識別的精準度。

  之所以會造成以上差異,很重要的一個基礎性問題是我們如何理解當前村莊熟人社會中的農戶收入結構。實際上,當前農村熟人社會存在著一個具有高度地方性共識的農民收入斷裂帶,在這個收入斷裂帶以下的農戶,其家庭困難情況是眾所周知的,也是村莊內無人能比的,這種具有高度共識性的貧困是“社區瞄準”一定可以瞄得準的。斷裂帶以上的農戶收入則相對差距不大,即使有差距,往往也只是家庭勞動力人口占比、勤勞還是懶惰以及機會多寡造成的。只有深入理解“農民收入斷裂帶”這個概念,才能更好理解當前農村識別貧困戶和低保戶中存在的問題。

  二、中國農民收入的特征

  因為鄉村工業化進路的差異,沿海發達地區農村普遍在20世紀末完成了鄉村工業化,大部分農村已經融入城市成為沿海城市帶的一部分。因為可以就近獲得本地非農化收入,沿海發達地區農村農戶家庭收入相對比較高,且村莊部分創業農戶成了年收入數百萬元甚至更多的企業家,農村社會有比較大的分化。總體來講,已經工業化了的沿海發達地區農村,農民已經比較富裕,貧困化程度較低,無論是扶貧還是最低生活保障都不再是當地基層工作的重要方面。

  對于全國絕大多數農村來講,雖然在20世紀80年代一度有鄉鎮企業的蓬勃發展,但進入新世紀,中西部地區絕大多數鄉鎮企業關閉,農村務工經商機會消失。時至當前,中國絕大多數農村的農戶家庭都已經形成了普遍性的“以代際分工為基礎的半工半耕”家計模式,農戶收入來自兩個部分:一是農業收入,二是務工經商收入。且一般是中老年父母留村務農,年輕子女進城務工經商。在農村土地有限、人多地少的情況下,農村中青年勞動力進城務工經商極大地增加了農戶家庭收入。隨著城市化的深入,有越來越多農戶全家進城,退出了農村和農業獲利機會,一些不愿或無法進城的農村勞動力因此增加了從農村和農業獲利的機會。這樣一來,當前中國一般農業型農村就有四種主要的農戶家庭收入模式。②第一種,“半工半耕”模式,主要是年輕子女進城務工經商,年老父母留村務農。這種模式占到當前中西部農村農戶家庭的70%左右。第二種,全家進城模式,農戶家庭收入主要依靠在城市務工經商收入,不再從事農業生產,來自農村和農業的家庭收入十分有限。第三種,“中堅農民”模式,即不愿或無法進城的農戶家庭通過獲取進城農戶讓渡出來的農村獲利機會,在不離開農村的情況下獲得不低于外出務工的收入。這個“中堅農民”群體占比不大,對于農村治理卻十分重要。第四,小農家庭農業模式,農戶家庭主要收入來自耕種自家承包地的有限農業收入,缺少種自家責任田以外的其他大筆收入。這樣四種模式的前提是,農戶家庭是正常的有勞動力的家庭。有些特殊家庭沒有勞動力,比如孤兒或無子女老年人。這些無勞動力的特殊家庭或群體已被納入國家救助體系中,接受在孤兒救助和五保救助基礎上建立的特殊困難救助。從實踐上看,這個救助力度還是比較大的。尤其重要的是,因為特殊困難群體情況特殊,容易識別,特困救助在實踐中很容易操作,具有很高的瞄準率,也極少引發負面輿情。還有一種特殊情況是農戶家庭主要勞動力重病或重殘,重病重殘的主要勞動力不僅無法勞動以獲得收入,而且可能需要家人照顧,就造成這樣的家庭缺少勞動收入。此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單親家庭,包括離婚或喪夫喪妻家庭,既要照顧父母或子女,又要勞動以獲得收入,家庭收入就不高,條件就不好。

作者簡介

姓名:賀雪峰 工作單位:武漢大學社會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