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微博平臺

 首頁 >> 智庫 >> 政治
不做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懶官
2019年11月11日 10:30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牛冠恒 字號
關鍵詞:懶官;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安于現狀;官僚主義

內容摘要:  2019年7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講話強調:“要踐行新時期好干部標準,不做政治麻木、辦事糊涂的昏官,不做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懶官,不做推諉扯皮、不思進取的庸官,不做以權謀私、蛻化變質的貪官。”

關鍵詞:懶官;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安于現狀;官僚主義

作者簡介:

  2019年7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講話強調:“要踐行新時期好干部標準,不做政治麻木、辦事糊涂的昏官,不做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懶官,不做推諉扯皮、不思進取的庸官,不做以權謀私、蛻化變質的貪官。”

  習近平總書記用以形容懶官的“飽食終日、無所用心”語出《論語·陽貨》:“子曰:‘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難矣哉!不有博弈者乎?為之,猶賢乎已。’”孔子認為一個人吃飽了飯,卻一天到晚沒有地方用心,沒有什么事可做,那么,這樣的人就難以造就了。世上不是還有下棋的游戲嗎?干干這個,也比什么都不干要強。“飽食終日”者,明顯物質生活過得很舒適,但卻并不是孔子的追求。

  孔子追求的乃是君子或者士的境界,“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食無求飽,居無求安”之君子與不以“惡衣惡食”為恥之士顯然與“飽食終日”者不同,不同就在于君子或士不以物質生活為追求,而是努力務道,君子或士所務之道,既包括修身養性之道,也包括為人處世之道,還包括治國理政之道。春秋時期,禮壞樂崩,孔子想依靠君子去救世,“修己以安百姓”,故而他致力于培養君子。君子要救世,必然先修己,必然不能把自己等同于常人,方能有所作為。常人多追求安逸舒適的生活,而君子則是“謀道不謀食”“憂道不憂貧”,把主要精力放在學道行道上。在他看來,好學的君子應當是“食無求飽,居無求安”,而不是“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因此,當他發現他的弟子宰予白天睡覺時,非常生氣,用了“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杇也”來評價宰予。

  博弈本是小技,于君子學道無關緊要,沉迷其中甚至還會妨礙君子務道。孟子就曾批判過一種人:“博弈好飲酒,不顧父母之養,二不孝也。”盡管如此,孔子還是認為從事博弈也要比“飽食終日、無所用心”強一些,為什么呢?《管子·牧民》中有一句經典:“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意思是人們的衣食等生活資料充實富足了,便能夠懂得和遵循道德規范及社會秩序。但凡事過猶不及,俗話常說“飽暖思淫欲”,生活太安逸了,人們就會起淫邪之念,宋代大儒朱熹從哲學上對它進行了分析,“心體本是運動不息,若頃刻間無所用之,則邪僻之念便生”,因此后人在注解“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時多認為,孔子并不是教人去從事博弈,而是認為“飽食逸居,無所用心,則放辟邪侈,將無所不為”,故而“圣人非教人博弈也,所以甚言無所用心之不可爾”。

  怎么才能避免“飽食終日、無所用心”?陶侃運甓的故事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晉書·陶侃傳》記載:“(陶)侃在州無事,輒朝運百甓于齋外,暮運于齋內。人問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優逸,恐不堪事。’”晉代陶侃在任廣州刺史時,公務清閑。經常早上運一百塊磚于室外,傍晚又把磚搬回屋內。有人問他為何這樣做,陶侃說:“我要致力于恢復中原,而現在過于悠閑舒適,若不磨礪自己,將來恐難當重任。”《晉書·陶侃傳》評價他“勵志勤力,皆此類也”。

  “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既是無志的表現,也是懶惰的表現。無志就會無所事事,得過且過,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如果是官員,就會甘做懶官,在其位而不謀其政。人當勵志,方才不懶。勵志先立志,王陽明曾說:“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立志于學,立志于服務人民,都是立志,“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志立自然就能做到自強不息。

  毛澤東早在《反對本本主義》一文中,就批評了紅軍中存在的安于現狀、飽食終日的現象,“紅軍中顯然有一部分同志是安于現狀,不求甚解,空洞樂觀,提倡所謂‘無產階級就是這樣’的錯誤思想,飽食終日,坐在機關里面打瞌睡,從不肯伸只腳到社會群眾中去調查調查”。后來黨的很多領導人都把“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當成一種官僚主義進行批判。1963年5月,周恩來總理在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直屬機關負責干部會議專門做了反對官僚主義的報告,他在報告中列舉了20種官僚主義,其中第九種便是“糊糊涂涂,混混沌沌,人云亦云,得過且過,飽食終日,無所用心;一問三不知,一曝十日寒。這是糊涂無用的官僚主義”。

  “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是一種官僚主義,它的根源在于忘了初心,喪失了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革命意志衰退,宗旨意識淡泊。官員在其位,就要謀其政,履其職,盡其責。對于黨員領導干部來說,整日“飽食終日、無所用心”,既是沒有忠誠的體現,也是沒有擔當的表現。只有敢于擔當、勇于任事、積極作為,才能不辜負老百姓的期待。

  (作者:牛冠恒,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當代中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牛冠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