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導航 設為首頁 微博平臺

 首頁 >> 政治學
宏觀避險、中觀著力與微觀搞活:中國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
2019年11月11日 09:21 來源:《政治學研究》(京)2019年第1期 作者:任劍濤 字號
關鍵詞:體系/宏觀避險/中觀著力/微觀搞活/中國

內容摘要:

關鍵詞:體系/宏觀避險/中觀著力/微觀搞活/中國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中國改革開放成功的秘訣在于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不過,中國的治理體系現代化變革,并不是在各個方位上呈現出同力度、同深度的變化。中國改革開放的宏觀體制避險、中觀體制著力與微觀體制放任的差異性特征,給人以深刻印象。這是治理體系諸構成面之間一種不對稱的變化態勢。其中,中觀著力,乃是中國改革開放成功之道;宏觀避險,則是中國改革開放能在既定軌道上持續展開的前提條件;微觀搞活,正是中國改革開放呈現極大活力的基本保障。正是這樣的治理變革,促使中國經濟總量迅速增長,并催生“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不過,中國改革的最后成功還是一個需要審慎以待的目標。當微觀與中觀的改革正面碰上宏觀難題時,中國改革的宏觀體制突破問題便橫亙在人們面前。解決這些難題會最終決定中國治理體系變革的前景。

  關 鍵 詞:體系/宏觀避險/中觀著力/微觀搞活/中國

  作者簡介:任劍濤,東北大學文法學院。遼寧 沈陽 110169;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政治學系。北京 100084

  中國改革開放已經走過40年歷程。改革開放就是中國的治道變革。中國的治道變革是一場廣泛而深刻的、具有世界歷史意涵的治理革命。這場治理革命,以舊式的計劃經濟體系向市場經濟體系的疾速躍遷,為世人所熟悉。其中,關乎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①,構成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核心主線。面對改革開放40年,其歷史過程的復雜性和前景的誘人,不僅挑戰了國際學術界的既定社會科學知識定勢,改寫了現代社會科學主要學科的解釋進路,同時也刺激著那些試圖預測中國改革開放未來的人們的自信心。中國的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究竟走過了一個什么樣的歷史過程?又會走向何方?這是一個激動人心的難題。相比而言,論者對前者的刻畫可能相對容易,在體制的宏觀、中觀與微觀的三個界面上,中國改革開放呈現的相關變化較為明晰。但中國的改革開放究竟會走向何方,則是一個需要突破既定社會科學思維的難題。

  一、中觀著力:中國改革成功之道

  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在于實現了國家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這是論及中國改革開放成功之道的學者之間難得的共識。但這個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是如何實現的,又呈現為一種什么樣的具體狀態,則是一個人見人殊的問題。從總體上講,中國的治理體系變化范圍之廣、程度之深、影響之大,舉世罕有。但如果說中國的治理體系發生了整體結構上的轉變,就會讓人感覺有些牽強。如果將中國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區隔為不同的層面,并指認其中的一些構成要素的重大轉變,是可以達成共識的。這是中國治理體系現代化的轉變必須區分開來審視的兩個構成面:從總體上講,中國的國家治理體系的根底并未發生轉變,在“兩個30年互不否定”②的政治定位中,確實展現了關乎中國治理體系核心要素的不變性。其中尤為關鍵的因素就是執政黨政治地位的不變性與意識形態的既定性③。但在國家治理體系的具體構成面上講,變化又是令人矚目的:一是關乎執政黨與執政的次級理念與具體制度安排出現了巨大變化。二是涉及國家經濟增長的諸制度發生了令人稱奇的重大調整。三是在經濟社會生活的日常事務中,國家權力幾乎全然退出,浮現出一個相當自主的自發秩序。這三種變化對中國經濟總量迅速增長的影響是不同的。其中以涉及經濟增長的種種制度變化最為關鍵。如果將執政黨的基本理念與制度安排視為宏觀機制,將政府與市場運作的關系性制度看作中觀機制,而將價格等市場運作的具體因素作為微觀機制的話,④那么可以說,正是中國在中觀體制上重塑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性結構,才有力推動了中國經濟總量的迅速增長。

  中國體制之變帶來的經濟強勢增長,在經濟學界曾經引發廣泛爭論。其中最為知名的是林毅夫與張維迎之間進行的辯論。他們二人之間的分歧,主要在政府主導市場,或是市場能夠自主上面⑤。這一話題,本是在西方規范的市場經濟中所談論的政府功能和市場作用,其對中國轉型經濟體而言還顯得有些隔膜。在規范市場經濟條件下的政府調節,是因為政府被安頓在依法行政的位置上,其調整方為有效;而市場自主,也需要在市場規范化運作的前提條件下,才有可能。林張二人似乎都存在某種錯配:對林而言,在依法行政的政府框架正在建構的情況下,政府的調節有時很難一步到位,而且有時會干擾市場的正常運轉。對張而言,警惕政府走形時卻忘記了中國市場的被塑造機制,一個盡力依法行政的政府對之的適度管控是必要的。因此,林張二人的論述都需要設置一個依法行政政府的先設條件,并同時對市場與政府失靈抱有警覺。

  在依法行政的政府架構正在建構起來的情況下,爭論在經濟發展中政府或市場究竟誰更能發揮決定性作用,不可能得出眾所公認的結論。就此而言,確立起一個依法行政的政府機制,可能是一個相對于政府謀求經濟發展問題而言,需要先行處理好的問題。確立依法行政的政府體制,其實就是建構一個民主的行政國家(administrative state)的問題⑥。換言之,公共行政問題并不是單純的政府效率問題,而是涉及到國家政治理念、民主政治建構以及組織效率等復雜問題的國家政治機制。

作者簡介

姓名:任劍濤 工作單位:日本无码高清视频東北大學文法學院 清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我的留言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